首页 > 财经 > 正文

“疫”路上有你

2020-03-27 13:42:45 来源: 编辑网
  这个故事里没有英雄,只有一群抗疫路上的小人物。这些人平凡得不能再平凡,这些事也每天都发生在你身边,如果不是这场疫情,我们的人生

  这个故事里没有英雄,只有一群抗疫路上的小人物。这些人平凡得不能再平凡,这些事也每天都发生在你身边,如果不是这场疫情,我们的人生可能永远也不会有交点。可是,当下,他们却在我的记忆里闪光。

  那么就先从我说起。

  (一)

  我,华中科技大学校医院口腔科主治医师。

  大年初七的清晨,我告别了泪眼婆娑的母亲和在梦中酣睡的儿子,凭着一纸“医务人员身份证明”突破了重重封锁,只身从江西老家前往武汉,就这样成为了一个“逆行者”。

  接下来,便是二十多天煎熬的待命时间,终于2月21的上午我接到了一个电话“下午两点半医院集结,接管武汉交通学校隔离点”。我长舒了一口气,终于不再彷徨,我知道能为我的武汉做点什么了。接下来,便是忐忑。此去一行,不知道管理的是什么病人。面对传染性如此强的新冠病毒,抵抗力一向不佳的我,不知能否幸免。恰巧千里之外的儿子,用他稚嫩的语言,给我写了一封磕磕巴巴的长信。看到儿子的鼓励,我觉得作为一个妈妈,我要勇敢,因为我就是他的榜样!

  (华中科技大学附小105班黄禹喆小朋友写给妈妈的信)

  在隔离点的日子,过得很快,每天都在忙碌中充实地度过。我早已忘却了初来时面对未知的恐惧,只知道这一切便是职责所在。

  2月23日的下午,来了一个把自己防护得无懈可击的“密切接触者”小林。

  这是我头一次遇见防护意识如此强的病人,我开始记录他的密切接触史,“我的妈妈半个月前,新冠肺炎去世了。爸爸一个星期前,确诊了。爸爸有冠心病,肾衰,目前在三医院的ICU。我是政府要求来隔离的,我希望早点回去,照顾爸爸。”他的语调平缓。仿佛在说着别人家的故事。我怔住了,不敢抬头看他。小林继续着他的故事:“本来我们是特别幸福的一家人,可是就这短短的一个月,我差点变成了孤儿。我还得瞒着爸爸,告诉他,妈妈很好。”“你真的太不容易了”我不知道如何安抚,所有的语言,在他的面前却是如此的苍白无力。“是的,我每天只能睡一个小时,之前住院难,我背着妈妈去住院,走了四个小时!后来爸爸病情加重要转院,我又背着爸爸,整整一天一口饭都没有吃。有个医生看我快虚脱了,把他的饭给了我。”这时我发现他情绪似乎有点控制不住了,赶紧岔开话题“那么你现在情况怎样,做过核酸或者CT吗?”“有的,医生,我特别注意防护,我自己查了3次核酸,做了两次CT都是正常。”说完从背包里掏出一沓整理有序的检查结果给我看。确实,结果表明,他目前很健康。这个90后的小伙子,令我由衷钦佩,面对突如其来的家庭变故,没有被打垮,勇敢地挑起了家庭的重担,送走了妈妈,照顾了爸爸,自己却没有被感染。这是有多么强大的意念才能做到!在他面前,我相形见绌。换作是我,恐怕早已折服于命运。

  小林走之前,朝我深深的鞠了一躬,“医生,真的谢谢你们,这一次我最感谢的就是医护人员。你看我身上的防护服都是医生省下来留给我的。”“继续做好防护,等隔离结束后,照顾好你的父亲。”“会的,我答应过妈妈,要好好照顾爸爸!等武汉好了,我还要带着爸爸去看世界!”小林走了,我瞬间泪崩。宽慰的话我一句也说不出口,我能做的唯有尽我之责,守护你的安康!

  (三)

  2月26日下午3时,值班室的门被推开,来的是一位和我同龄的妈妈,她爱人为确诊病例在定点医院治疗。她只身带着女儿住在隔离点,那天下午,因为要安排复查CT,不方便带着女儿,便向我求助。我迟疑了一会,心想,万一有急诊病人要处理该怎么办,值班室也是一个污染环境,一个孩子在这安全吗。但是看着孩子和孩子妈妈无助的眼神,我还是答应了。我给孩子戴上N95,穿上鞋套。孩子很乖,怯怯的坐在一旁,不知所措。我拿出纸和笔让她画画,她眼睛突然亮了起来,话也慢慢多起来。

  她跟我说她6岁多,马上上一年级,最喜欢的就是画画。在武汉就只有爸爸妈妈和她,爸爸生病了,只有妈妈照顾她。妈妈前天也发烧了,她很害怕,怕就只剩下一个人。我安慰她,告诉她,妈妈会没事的,我们会一起打败病毒。她开心的点点头,眼睛眯成了一道弯弯的月牙。看着她,我想起了我的儿子,虽然我不在儿子身边,但是他有我父母的悉心照料,不用担心病毒的侵扰,也不用每日承受巨大的恐惧。而我眼前的这位小姑娘,我真该好好的保护她。

  第二天的早上,CT的结果出来了,那位妈妈因为肺部阴影,不得不转入医院继续治疗。而她的孩子,只能由社区代为照顾。临行前,小姑娘又来看我了,送给我一副画,并要和我合影留念。画上画的是一只大熊猫和一只小熊猫,她说我穿着防护服的样子像大熊猫。我问她,那只小熊猫是你吗?她朝我微笑,不说话。一会儿,社区的车来了,她不舍的看着我,眼睛红红的,我摆摆手,告诉她,放心,我会帮助你的,妈妈会很快回来的。

  直到今天,我依旧不曾忘记,孩子孤寂忧伤的眼神。

  

  (武汉交通学校隔离点我与小姑娘的合影)

  窗外,万物复苏,风和日暖。那角落里的春天,脚步婉转,款款而来。武大的早樱是否已悄然吐蕊?华科的玉兰是否正翘首相盼?我们正执手相暖,以待百花盛开!我相信,有我们的坚守,定会山河无恙,人间皆安!

  武汉战“疫”数博馆资料征集入口,为您打开。

  投递渠道:

  音视频 2279281426@qq.com

  文字 423322329@qq.com

  图片 454578039@qq.com

  武汉战“疫”数字博物馆资料征集入口——

请务必留下真实姓名及详细联系方式

  公益事业需要大家的支持 

作者:华中科技大学校医院口腔科 郝鸿

编辑网只对格式、排版等进行编辑,文章内容不代表编辑网观点。
转载注明来源:编辑网;作者:psurdf;链接: http://www.bianji.com/a/27368.html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 | 编辑器下载 | 编辑发稿平台 | 编辑采访平台 | | 欢迎投稿
辽ICP备11002616号-19 Copyright © 2002-2018 bianj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编辑网 版权所有